九月最新电影评测

2011/10/8
2011年的北美暑期档热闹非凡:雷神、绿灯侠、美国队长等超级英雄你方唱罢我登场;《变形金刚》三部曲、《哈利波特》系列迎来完结篇;熊猫阿宝与杰克船长王者归来。在票房大战硝烟散去之际,不妨对刚刚结束的北美暑期档做个梳理总结,赢家输家排成队,悲剧喜剧挨个看,瞧瞧谁家在欢庆胜利,谁家又在愁眉苦脸!
 
《美国队长》
       《美国队长》在中国的上映日期为2011年9月9日
       上周是秋季档第二周,市场继续降温,新科冠军《美国队长》只收到3500万,是今年成绩最差的首周冠军。

 

 

 

        影评1:与《美国队长》建立情感,除了它展现了演员的魅力之外,当然各个章节中亦都“广开情路”,甩出许多小感动穿插于“美国队长”的抱负与献身精神之中,影片的可赞之一便也来源于此,因为它紧扣住了角色的精神层面,势必让一个好好先生与你做朋友,你可会拒绝。但倘若你想在片中找些“跌宕起伏”、“耐人寻味”,那不好意思,这片不是你点的那碟菜,要说它本质的味道,实际就是一部美式的主旋律。天命所归的“队长”,我们如何拒绝与他做朋友,尤其在他被冰雪封盖了70个年头醒来后的第一反应竟是:我记得有一个约会。像如黄继光、董成瑞般的献身精神我就不在这浪漫的层面上提及了。
        影评2:说到美国队长,那么就不得不说说老生常谈的美式英雄这个话题。在我自己的人生字典里,美国影视剧里的那些超级英雄(除了蝙蝠侠以外)一直就是和千篇一律、无聊等词语划等号的。永远的打不死,永远要比敌人厉害,而且永远都总有一套他喜欢说的大道理。今年的大片里,似乎都喜欢扯上国家政治问题。从年初的《不明身份》开始,我们就可以嗅到一点政治味道了,随后的《X战警 第一站》也是这样,再后来的《变形金刚3》就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了,然后,美国队长也过来凑起了热闹。可能有些朋友会说,这些作品的出处均在不同年代背景,怎么能够这么说呢?话虽然没错,但是别忘了,这些片子改编电影的时间都是差不多的。这就导致了,今年的大片里几乎全是在宣扬美国政治斗争中的胜利,实属无聊之极!
        想当年人家拯救大兵瑞恩之所以全胜细细的红线,靠的就是这般的主旋律。而如今就算是跟战争片离得十万八千里的片子,还是愿意扯回国家荣誉的主旋律里。这其中最耀眼,也是最能扯的就要数《变形金刚3》了!这样做无非是想要评奖的时候多赚一点人情分罢了,像《变形金刚3》这种乱弹琴的胡乱嫁接确实让我本人很是反感。
        当然,这与原作设定就是如此的《美国队长》并没有太大关系。只不过这种动作与历史战争的结合也造就了如今人们的一定免疫性,看完后感到无语也在情理之中。
 
 
 
《源代码》
       《源代码》在中国内地上映的日期为2011年8月30日。
        截止至9月4日,《源代码》上映六天共取得4300万,单周票房压倒《赛车总动员2》及《窃听风云2》等片,夺得上周票房冠军,并依旧保持着强劲的势头。
 

 

        影评1: 影片借用了多重世界的物理理论,轻而易举将观众带入逻辑漩涡不能自拔,不要说普通观众,就是物理学家也对这个概念云山雾绕。
简单来说量子多重世界是说在每一个量子结合点宇宙分成两半,宇宙分裂过程不会停止,所有可能的世界都与我们共存。
        物理学家弗兰克曾说到“因为我们知道有无限多个与我们稍有不同的世界正过着与我们平行的生活,我们知道每时每刻都有更多的世界出现并占据我们的各种可供选择的将来,这些想法萦绕心间,让我们备受折磨”

         片中博士的科学装置可以解释为将火车遇难者sean脑电磁余波量子信息化,做成一个封闭的小量子信息包,然后植入一段新代码,新代码可以在封闭量子包产生的无数多重小世界里搜索目标。但博士忽略了一个问题,既然量子世界拥有全部可能,那么封闭的小量子信息包也会出现不是封闭的可能。于是新代码(男主人公Colter)利用这个可能成功跳跃到封闭的信息包外,延续并建立了新的开放世界。

         影评2:在我看来,《源代码》与《盗梦空间》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均是在一个小的科幻概念中构造出另一个复杂的世界,但又非已经无趣了的时光穿梭。另外,两者又有着很大的不同,《盗梦空间》的概念是建立在心理学上,其进入梦想的方式亦有着“奇幻”的一面。而《源代码》的概念则更像是来源于工科理念上,这样的架构似乎是可以发生在现实世界的(当然,我并没有探究“大脑8分钟记忆”这一理论是否存在 )。除此之外,在故事本身,《盗梦空间》与《源代码》也有着很大不同,前者因为构造了多个宏大的世界,并在自己基于“心理学”建立的规则下,不断穿越迷宫与梳理规则,最终形成了观众观影的“智力游戏”,多个宏大的世界给影片提供了特效与场面发展的机会。后者则只构造了另一个平行世界,且现实与构造的世界的发生地具有很大局限性,从而限制了影片故事空间的可看性。更重要的是,在构造的世界中,其发生的故事在一定程度上是重复的,重复的片段很容易引起观众的审美疲劳。在这样的条件下,梳理好故事的脉络显然要比《盗梦空间》容易得多(显然,在借助一个概念构造世界的同时,又能自圆其说,更要使得故事脉络清晰,甚至精致而讨巧,本身就极具难度),但故事也更容易变得无趣。因此,为了故事更加具备可看性,除了尽可能的拓展“构造世界”的空间外,导演通过悬念的层层揭开,动机的一步步铺垫与故事发展的柳暗花明又一村等方式,让整个故事精巧而好看起来。

官方微博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021-22817061

全国统一热线电话